驻守第五剑楼的,竟然是一个温婉如水的měinǚ。

    在měinǚ的身后,还有七八名修士掠阵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盯着杨飞,眼神之中全都是警惕之意。

    那měinǚ手中无剑,看着杨飞慢慢地走来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果然甚是不凡,难怪涂小茶那丫头,为了你苦苦哀求我,让我帮你见刘婵一面?!?br />
    杨飞听到这里眉头一扬,颇有些惊异和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便是涂小茶的那位朋友吗?”

    那温婉如水的měinǚ点了点头,看着杨飞的眼神中,多了几分欣赏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为了刘婵,闯九大剑楼,的确算是多情多义,如今像你这样的男子不多了?!?br />
    说到这里,měinǚ干干脆脆地让开,鼓励地看着杨飞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胜你的把握,就算打得赢,我也不愿意阻拦你去见刘婵,请吧?!?br />
    杨飞大出意料之外,这一路行来,所遇到的高手,一个比一个厉害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个měinǚ,已经突破了六转玄仙的境界,是杨飞遇到的高手中,修为最高的一个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,得费一番手脚,没有想到这měinǚ如此干脆,顿时让杨飞大生好感。

    杨飞向měinǚ拱了拱拳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多谢xiaojie成全,不知xiaojie芳名,杨飞以图后报。

    那温婉měinǚ微微一笑,向杨飞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我叫靳兰馨,你上去吧?!?br />
    “第七剑楼和第八剑楼的高手,强我太多,圣子傅天仇更是深不可测,你可要多加小心?!?br />
    杨飞想起傅天仇派出傲剑,在归一城城头狙杀自己,不由得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请xiaojie放心,区区一个傅天仇,还不至于一手遮天?!?br />
    杨飞说完,越过第五剑楼,直接向第六剑楼走去。

    院士部大厅内,傅天仇气得脸色发黑。

    “靳兰馨居然放过闯院狂徒,该当何罪!”

    各大院士神色尴尬,谁也不说话,大厅之内一片冷寂。

    事实上,傅天仇却也知道,靳兰馨敢这么做,是有所依仗的。

    靳兰馨的哥哥,乃是龙榜排名第四的绝代强者静云。

    靳兰馨就算如此肆无忌惮,傅天仇却也不敢去找她的麻烦。

    一个大院士咳嗽了一声,打破了大厅之中的冷寂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已经闯了五楼,我不相信他还能闯过第六楼,嘿嘿,快剑辛力正在那儿等着他?!?br />
    说到快剑辛力,傅天仇的脸色,才好看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他手下的四大剑士,快剑辛力的实力,数一数二。

    快剑辛力已经突破了五转玄仙,一手闪电剑技,无影无形,快如闪电,乃是仙武绝学。

    碰上辛历,就连傅天仇都不敢说能轻易胜之。

    傅天仇的脸色,变得更加阴狠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快剑辛力的剑法,快如闪电,就算大卸八块,也只在瞬间之内,倒是给这小子一个痛快了?!?br />
    杨飞一步步向前走去,突然感觉到一股凌厉无比的剑意袭来,全身肌肤寒毛根根竖立。

    杨飞体内的龟极,隐隐散发出警告之意,预示着前行的危险。

    杨飞的神情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龟魔示警,向来百发百中,这意味着第六剑楼的高手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果然,杨飞刚刚越过最后一级台阶,一道匹练似的剑光,便当胸射了过来,好像雷霆震怒,快得没法形容。

    空间都似乎被这一剑,直接剖成两半,狂暴无比的剑气,瞬间席卷了杨飞全身。

    杨飞大喝一声,瞬间发动了象魔囚笼,同时身形犹如旗花火箭,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然而,象魔囚笼的50倍重力,居然只是让这名剑手的速度,略慢了一丝丝,依然迅疾无伦,快如闪电。

    杨飞冲天而起,只觉得脚下一片沁凉,厚底靴子竟然被剑气削去。

    他的脚底板下,剑气犹如钢针攒刺。

    杨飞额头上,冷汗渗出,脊梁骨阵阵发凉。

    然而,在这当口,杨飞也没有时间思索什么。

    他人在空中,重水剑猛然出现在他的手中,头下脚上,向地面那人扑了下去,好像苍鹰扑兔。

    杨飞这一剑之下,用足了全力,3万龙力猛然发出。

    只听空气爆鸣,好像闷雷滚动,他剑锋所指,一级级石梯都碎裂龟裂开去。

    然而,诡异的是,那人的身形,竟然不见了,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 而几乎在同时,杨飞的身后,突然感觉身寒透骨。

    龟魔立即发出警示,提示杨飞身后有危险。

    杨飞几乎没有任何时间思考,反手一剑,挡在后背。

    而这一剑,却又挡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杨飞只觉得肋下一阵刺痛,一柄又细又薄的剑锋,在他的肋下划了长长一道血口子。

    院士部大厅之中,傅天仇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四大剑士之中,快剑辛力果然名不虚传,这小子有苦头吃了?!?br />
    杨飞大喝一声,虎魔咆哮,bàozhà式的声波,在空中闷雷一般炸响。

    那人身形一个踉跄,隐隐约约现出身形。

    电光石火之间,杨飞猛然把象魔囚笼,迅速发动到了100倍。

    那人的身形,陡然止住,大地重力将他钉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下一秒,杨飞的重水剑就到了,蕴含着无与伦比的狂暴力量,山崩地裂一般。

    那人脚下,好像陷入了泥沼之中,哪里还能闪躲,一张脸惨白如纸。

    他大叫一声,一柄银亮窄窄的长剑,剑身上腾起银白色的火焰,向那重水剑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只听一声巨响,那人的身形,犹如断线的风筝,直接飞了出去,手中银白色的长剑,寸寸断折。

    甚至,他的左边肩膀,都被重水??癖┑牧α吭冶?,成了一滩血雾,半边身子血淋淋的。

    院士部大厅,傅天龙得意的脸色,突然僵住了,好像被人迎面砍了一刀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他才愤怒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快剑辛力的浮光掠影,就连我都难以捕捉,他是怎么抓到机会的?”

    其他的大院士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快剑辛历是天剑院中,排名前五的天才,实力只逊于傅天仇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,在杨飞的手下,依然敌不过一招就完败了。

    善者不来,来者不善,这小子的强大,简直让人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傅天龙再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,这个六次雷劫的小小蝼蚁,根本不可能闯过九大剑楼。

    可是,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,杨飞就势如破竹闯到了第六楼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里可是天剑院上院啊,这里的修士,都是万中无一的天才!

    〔本章完〕

    2